约翰巴克斯 

Source- http://www.columbia.edu/cu/computinghistory/backus.html

1950年至1952年,哥伦比亚大学IBM华生研究实验室,计算机编程语言的先驱。

左图:“位于哥伦比亚大学的IBM华生研究实验室:一个历史”,纽约州阿蒙克市IBM(1971年),自Jean Ford Brennan。标题:“开发FORTRAN(1954年至1957年)团队的领导者——约翰巴克斯,是早期空间科学工程中心(SSEC)的程序员。”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服役于美国陆军后,巴克斯于1949年获得哥伦比亚大学常识学院的数学学士学位,并于1950年以哥伦比亚数学硕士学位毕业。1950年至1952年,他在哥伦比亚大学的IBM华生研究实验室工作。接着他领导IBM编程研究小组,并于1963年被授予IBM院士。除了Fortran,巴克斯还开发了BNF(Backus Normal Form或Backus Naur Form,诺姆·乔姆斯基的生成语法在正式计算机语言中的应用),用于正式描述计算机语言,他也是Algol 60修订报告的主要作者。1991年退休。ACM图灵奖的引用: 为实用的高级编程系统的设计做出了深远、有影响力和持久的贡献,尤其是他在Fortran的付出,以及编程语言规范内的正式程序的开创性出版物。 2007年3月17日,约翰巴克斯在俄勒冈州阿什兰的家中去世。  2004年,我通过介绍与他进行了以下的通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日期:Wed, 31 Mar 2004 12:06:14 EST发件人:Frank da Cruz <[email protected]>收件人:John Backus <[email protected]>主题:哥伦比亚大学计算历史 你好约翰,很高兴与你联系。自从我到华生研究实验室工作,你一直都是当地的英雄。 1965年陆军时,我初次接触计算和Fortran,并于1966年抵达哥伦比亚(当时IBM还在这里,就是现在我坐的位置,那一刻的我并不晓得)。那时候,华生研究实验室堆满了插板、卡片和小电线。我依然收藏着某人1940年代的Steelcase办公桌和一堆EAM手册(我的初次“编程”体验就在407)。 Paul [McJones] 指出了我在网络上有关哥伦比亚计算历史的问题: http://www.columbia.edu/acis/history/正如你所看过的,可通过无数的链接来跟进人们、设备和活动的子页面,以及一些在线书籍和论文。当我发现自己(几乎)在这里已是最老以及每个人都有怀旧之情的时候,才开始向这方面研究。 然而,一旦这方面的写作开始了,我对Eckert和华生研究实验室时代的兴趣远远超过最初我想做的。当我开始收到那些年代退伍军人的电话和电子邮件,我特别感兴趣,包括Herb Grosch、Eric Hankam、Ellie Krawitz、Ken Schreiner和Seymour Koenig。所有你可能记得的人(并通过最容易的电邮联系),还有许多在你离开后的人。埃里克仍住在同一间公寓里,就在拐角处。艾莉在纽约大学。赫伯在多伦多大学。 这地方有一段历史,一个在哥伦比亚不为人知的地方,从不介意世界各地。今年,哥伦比亚刚好迎来了250周年纪念,我也因此成为执行上计算机历史学家。缓缓的,但肯定会将资料输入C250网站:http://www.columbia.edu/c250/ 例如Hollerith(接着就是Eckert)为“当代哥伦比亚先驱”,然后再放进纪念卷内(“Stand Columbia”)。 如果你查看计算机科学历史页面,将发现我已经识别了相当数量的首创(有些可论证的),他们都被哥伦比亚和/或哥伦比亚华生研究实验室所声称,如第一次自动化科学计算、ACM图灵奖的创始会议,以及空间科学工程中心(这在你的球场内)。有一个思想学派声称它是第一个真正的冯 – 诺依曼建筑计算机(因为它能够存储程序操作以及将指令和数据混合在同一个商店,即使这不是其正常操作模式,又或者其内部存储器过小):http://www.columbia.edu/acis/history/ssec.html 好吧,我不想写得太长,将以很高兴收到你的消息来告一段落,并包括任何你想添加的内容(当然还有表扬),以及任何的更正。这里有一张非常单薄的传记素描:http://www.columbia.edu/acis/history/backus.html 也希望让它看起来更具吸引力,特别是哥伦比亚或华生研究实验室的相关事项。 (在Alt.Folklore.Computers新闻组中,有一个关于Fortran首次安装位置的当前帖子。我想知道你离开后是否与华生研究实验室保持联系,并为他们的650或NORC发送早期版本。) 如果你有任何Wallace Eckert的相关回忆,我能添加到他的个人资料中:http://www.columbia.edu/acis/history/eckert.html在C250公开发布前。 谢谢!弗兰克上 弗兰克达克鲁兹Kermit项目哥伦比亚大学612 West 115th StreetNew York NY 10025-7799
USA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日期:Sun, 11 Jul 2004 15:00:37 -0400 (EDT)发件人:Frank da Cruz <[email protected]>收件人:“John Backus”<[email protected]>抄送:“Dr. Herbert R.J. Grosch”<[email protected]>主题:哥伦比亚计算历史(再一次) 你好约翰,Herb [Grosch]劝我再一次与你联系。随第一封信息后没有太多的要添加,除那时我已做了的大量挖掘之外,如Herb指出的,有一些关于Eckert时代的新资料——海军天文台: http://www.columbia.edu/acis/history/navalobservatory.htmlhttp://www.columbia.edu/acis/history/almanac.htmlhttp://www.columbia.edu/acis/history/tableprinter.html 虽然这些与哥伦比亚没什么关系,但除了Eckert的连接之外,我还发现战争年代十分有趣,可能是因为我父母都经历过战争,我从小就听到大。甚至我的书架上也有一个战时航空年历的小库! 我刚刚在网上查看巴克斯的资料,并发现了一些相似之处: ·         你去了弗吉尼亚大学,但提前离开并加入了陆军。我也是(我不知道你在UVA是怎么样,但是在1960年代早期,所有人都非常迷惑堕落)。·         你曾在陆军接受一些技术培训。我也是(这是我学习键控穿孔、板布线等的地方,并初次看到了Fortran和*mobile * IBM 1410,它用于编写第一个“命令和控制信息系统”。是好是坏我并不知道,但这是历史)。·         军队后,你去了哥伦比亚。我也是(常识科系),剩下的就是美国军人权利法案。·         你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得学士学位和硕士学位?(我也是)我在电气工程的一些课程(还没有CS系)与Herb Grosch和Wallace Eckert(如数值方法)相同,然后还是由前华生研究实验室教授。  和你一样(?)在计算上,我终于有了出乎意料的事业,这就是35年后的我。顺便一提,Eric Hankam与你的军队经历非常相似,他的全部挫折都在学校度过!这里有他的自传:http://www.columbia.edu/acis/history/hankam.html 无论如何,我将对你的贡献感激无比,不管是回忆、修正,还是哥伦比亚时期的照片或任何相关事务。我的小巴克斯自传:http://www.columbia.edu/acis/history/backus.html 还是相当概略,相信出版物清单远非完整(顺便一提,我们的稀有书库中有一个叫作“四色问题和地图理论的抽象方法”的手稿;那是你的吗?) 我猜SSEC是你在华生研究实验室的主要项目。这是我对它的看法:http://www.columbia.edu/acis/history/ssec.html 最后,我写了一段“SSEC是第一台存储程序计算机吗?”对此我非常乐意接纳您的意见。顺便一提,在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有一个巨大的SSEC纪念品宝库:http://www.lib.ncsu.edu/archives/collections/pdf/brooke_mc268.pdf但似乎亲自访问是唯一的方法。 谢谢! – 弗兰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发件人:“john backus”<[email protected]>收件人:“’Frank da Cruz’”<[email protected]>抄送:”‘Dr. Herbert R.J. Grosch'” [email protected]主题:RE:哥伦比亚计算历史(再次)日期:Sun, 11 Jul 2004 14:26:03 -0700 你好弗兰克, 抱歉没能回复你先前的电邮,当天我妻子去世了,随后所有事情一直处于动荡之中。我仍然非常忙于编辑和出版她的书,那是她过去七年来一直在编辑但还未完成的书。 你网上所提供的大量资料,我只浏览了一些,但我觉得挺有趣的。你能够获取如此多的小细节实在是太神奇了。我可以将我的一生花在你所提供的有趣链接上。 令人惊讶的是我们的早期经历恰逢其时。当我在那里的时候,跟所有人一样,似乎全部在弗吉尼亚大学做的都是喝醉和傻痴痴的。我希望你别像我那么失败!我在哥伦比亚大学的“事业”也多得美国军人权利法案的资助。我主修数学。 我在华生研究实验室的生涯很短。但是,我盲目轻信地记住了在SSEC的工作期限。(将其视为第一台“存储程序”计算机,这对我而言过于偏激。至于其中一个程序的数据被存储后,我使用了一些特意准备好的蓄电池作为源指令。)希望我能够提供一些帮助。 想说的话很多,但太少时间了,如果我们通电话交谈也许会容易些。你几时方便通电话呢? –  约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日期:Mon, 12 Jul 2004 12:44:27 EDT发件人:Frank da Cruz <[email protected]>收件人:“john backus”<[email protected]>抄送:“’Dr. Herbert R.J. Grosch’”<hgr[email protected]>主题:RE:哥伦比亚计算历史(再次) 抱歉没能回复你先前的电邮,当天我妻子去世了,随后所有事情一直处于动荡之中。 –          那是我最没想到的事,非常抱歉。此外,怀旧计算机无关紧要。 我仍然非常忙于编辑和出版她的书,那是她过去七年来一直在编辑但还未完成的书。-          那一定很艰难。可以请问这本书是关于什么的吗? 你网上所提供的大量资料,我只浏览了一些,但我觉得挺有趣的。你能够获取如此多的小细节实在是太神奇了。我可以将我的一生花在你所提供的有趣链接上。-          谢谢,这是爱的动力。科学家设计和使用计算机解决严重的难题,比起以家庭娱乐和购物设备为主的今天,我承认对此怀着一定的念旧。-          我最喜欢这份工作的原因在于它能吸引很久以前就在这里的人们。该网站在网络搜索弹出,或有人告诉他们,接着他们发信给我,这就是整个过程的发展。此外,我很高兴能让失散多年的同事重新联系(当然我已获得他们的批准!) 令人惊讶的是我们的早期经历恰逢其时。当我在那里的时候,跟所有人一样,似乎全部在UVA做的都是喝醉和傻痴痴的。我希望你别像我那么失败!-          我看到墙上的文字在发生前离开了——“你不能解雇我,我辞职!” 🙂 我在哥伦比亚大学的“事业”也多得美国军人权利法案的资助。我主修数学。-          美国军人权利法案是在太棒了。没有了它,不晓得我父母会在战后做些什么。我主修社会学,很快地就发现原来没有人愿意付钱让你拯救世界,导致我在哥伦比亚工程学院和物理系部门工作(驾德士和其他零工后),一些教授守护我,并给我一些编程任务(当然是Fortran!)在早期的小型计算机上,并鼓励我修读研究生课程。最后我以学费减免的研究生学位毕业,在计算机中心受雇,从工作的那一刻起,就让我的两个孩子在学费减免的情况下读哥伦比亚大学,所以我不能抱怨。 我在华生研究实验室的生涯很短。但是,我盲目轻信地记住了在SSEC的工作期限。(将其视为第一台“存储程序”计算机,这对我而言过于偏激。至于其中一个程序的数据被存储后,我使用了一些特意准备好的蓄电池作为源指令。)希望我能够提供一些帮助。-          是的,我知道这很偏激 🙂 想说的话很多,但太少时间了,如果我们通电话交谈也许会容易些。你几时方便通电话呢?-          上午9点和下午1点之间,或下午2点和下午6点之间(东部时间),除了这个星期四下午,我会去看牙医。1 xxx xxx-xxxx感谢您的迅速回复!  – 弗兰克 (之后我再也没有收到他的信息了。) 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在华生研究实验室工作的Eleanor Kolchin(原名Krawitz),他于2017年说出:“我确实知道约翰巴克斯。当时他正开发着Fortran……我闭上眼睛也能记得他的模样。我们(在华生研究实验室)是(其中一些)第一批使用Fortran的人。每一年圣诞节都有聚会,由于在612 W 116th Street街道上没什么人,而且我们总是来一个“摸彩袋”……我们都认识彼此。有时,我也在SSEC工作,我们一起计算外行星的轨道……在SSEC曾进行一次计算,也有一次在我们的华生研究实验室计算机上进行检查。我被要求继续在华生研究实验室合法工作,因为当时我还在哥伦比亚大学修读硕士学位。“(电子邮件,2017年4月7日)  精选出版物:

  • Backus, John W., “The IBM 701 Speedcoding System”, IBM, New York (10 Sep 1953), 4pp.
  • Backus, John W., “The IBM Speedcoding System”, The Journal of the Association for Computing Machinery, Vol.1 No.1 (Jan 1954), pp.4-6.
  • Backus, John W., and Harlan Herrick, “IBM 701 Speedcoding and Other Automatic Programming Systems”, Symposium on Automatic Programming for Digital Computers, Office of Technical Services, US Dept of Commerce, Washington DC (May 1954), pp.106-113.
  • Specifications for the IBM Mathematical FORmula TRANslating System, FORTRAN, IBM Applied Science Division, New York (10 Nov 1954), 43pp.
  • Amdahl, G.M, and J.W. Backus, The System Design of the IBM Type 704, IBM Engineering Laboratory, Poughkeepsie NY (1955), 11pp.
  • Backus, J.W., et al., The FORTRAN Automatic Coding System, Proceedings of the Western Joint Computing Conference 1957, pp.188-198.

参考文献:

  • Brennan, Jean Ford, The IBM Watson Laboratory at Columbia University – A History, IBM (1971)
  • Shasha, Dennis, and Cathy Lazere, Out of Their Minds: the lives and discoveries of 15 great computer scientists, Copernicus / Springer-Verlag, New York (1995), ISBN: 0-387-97992-1.
  • Papers of John W. Backus 1954-1994, US Library of Congress, 2,540 items.

Fortran和Algol参考文献:

  • Preliminary Report, Programming Research Group, Applied Science Division, International Busines Machines Corporation, November 10, 1954, Specifications for The IBM Mathematical FORmula TRANslating System, FORTRAN”, in Carr. John W. and Norman R. Scott, editors, Notes: Special Summer Conference on Digital Computers and Data Processors, University of Michigan, College of Engineering (Summer 1955).
  • IBM 704 Fortran Programmer’s Reference Manual (15 Oct 1956).
  • IBM 704 Fortran Programmer’s Primer (1957).
  • IEEE Annals of the History of Computing, Special Issue, “FORTRAN’s Twenty-Fifth Anniversary”, vol.6 No.1 (January 1984).
  • Ekman, Torgil, and Carl-Erik Fröberg, Introduction to Algol Programming (Lärobok i ALGOL), Studentlitteratur, Lund, Sweden (1964) an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London (1967).

链接(最后检查2018年7月1日):

讣告:

 

最后更新:2018年8月23日(星期四)09:07:24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